自给自足自留地TUT

囤积各种原作下的各种旧文=w= 偶尔会放点新的上来

#警告#入此地者需放弃一切节操并准备好迎接当头狗血的雨披

通常披的皮:阿深 有时候是Abyss(。

总之请随意❤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Chapter 1-4

Chapter 1

 

当我第一次看见卡路迪亚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卡路迪亚。

 

那是布鲁格勒漫长冬季之后的一个春日清晨。我见到他的时候,卡路迪亚刚刚从马车上一跃而下,黑色的马靴在被冻得硬邦邦的路面上撞击出一声脆响的同时,他看着我的方向,尽管只是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但配合上他一头被风吹乱的卷发,这样的形象还是让我不得不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是不是会有新的男仆前来报道。

 

不、这并不是某种隐晦的讽刺,只是,只是——他太年轻了。看上去也只不过和我差不多的年龄。卡路迪亚就那样笑着站在被称为神的恩赐的初春阳光下,本身就像一个神的恩赐一样浑身上下涌动着澎湃的生命,完全不像是每天和吸血鬼那种死物打交道的人。至少在我原先的预期里,卡路迪亚的年龄应该是眼前这位的两倍,并且看上去阴沉得像冰海的海底。

 

大概是看出了我脸上的怀疑,卡路迪亚大踏步地向我走来,嘴角的笑也早已越过了礼貌的边界,成为某种隐隐藏着挑衅的存在。

 

但他还是向我潇洒地行了个脱帽礼,“您好,尤尼提少爷。我就是卡路迪亚。”他甚至没有报上自己从事的活计,仿佛只要说出了“卡路迪亚”这个名字就能让人想起那个大名鼎鼎的吸血鬼猎人——那个年仅八岁就手刃了一只正在吸血的成年吸血鬼的吸血鬼猎人。

 

尤尼提急匆匆地从我身后赶来,领结和衣袖的褶皱已经告诉我他显然又睡过了头,我立刻低头退到一边,算是结束了代行者的使命。

 

“您就是卡路迪亚先生吧,我就是尤尼提。”尤尼提拼命忍住气喘吁吁的样子,绷直了脊背,可惜他的身高还未到卡路迪亚的鼻尖,“父亲大人已经等您很久了,请允许我带您去书房见他。”

 

卡路迪亚笑笑,尤尼提以为这代表着他的回应,正准备转身带路却不想卡路迪亚伸手止住了他的去势,“哎,尤尼提少爷,您还有一人未带我引荐,”我抬头,却见卡路迪亚对着我的方向轻轻扬了扬下巴,“请问这位是……?”

 

尤尼提恰到好处地把眉头皱到了外人绝对发现不了的程度,但他蓝天一样的眼睛里是满满的不快。他语气冷淡的回应:“喔,忘了告诉你,他是我父亲的养子,笛捷尔。”随即,他便转身离开。

 

卡路迪亚看着尤尼提快步离去的背影,看着我表情极其夸张的“啧啧”了两声。而当我正准备从此讨厌这个人的时候,他恰好经过我的身侧,在我的左肩上温柔地拍了两下。

 

我诧异地看着他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忙忙地追上尤尼提,一头长发在背后跳跃着散开,竟然忘了像某些三流作者笔下的丑角一样冲着他大喊:“你懂什么!”

 

又或者,尽管卡路迪亚至此一直在失礼,但他不全然是个会让人讨厌的人。

 

 

 

Chapter 2

 

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真的会见到一个活生生的吸血鬼猎人。

 

对,没错,无论到哪里,吸血鬼猎人的存在都被普通人如你我尊敬甚至崇拜着。在这个吸血鬼和普通人类共存的混乱年代,吸血鬼猎人的存在仿佛就像是在吸血鬼和人类之间划了一道微妙的界线:他们身为人类,却在猎杀吸血鬼之后饮用吸血鬼的鲜血用以治愈,久而久之,他们有了超越人类的力量和耐力,以至于能和吸血鬼一战。

 

但在这个极北之地的布鲁格勒,也许是受了严寒和因严寒而猎物稀少的缘故,在它数百年的历史里从未有吸血鬼踏足此地,使这里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免受吸血鬼的倾扰。但这也仅仅是历史了。

 

在尤尼提的父亲——我的养父——阿列克谢大人的图书馆里,有这样一个书架放置着有史以来人类对于吸血鬼的所有研究成果。

 

在其中一本最为齐全同时也最为权威的文献中是这样记载的:吸血鬼——人类从不知道第一只吸血鬼为何诞生,仅仅知道吸血鬼也曾经是人类的一员。在白天,吸血鬼无异于常人但却刀枪不入,同时享受着永恒的生命和年轻容貌;但到了夜晚,他们属于夜色的异能就会觉醒,对人类鲜血的渴望会促使他们对人类下手,以餍足自己永无止境的欲望——而这也是吸血鬼为数不多的弱点:在饮血的时候,他们脆弱得如同人类。

 

尽管吸血鬼并不一定要每日饮血,但若在一段时间内停止进食,吸血鬼就会发狂,成为失去曾经身为人类的理智成为全然的野兽。这样的吸血鬼在史载上并不多见,因为每个理智的吸血鬼都不希望自己变成野兽,因而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吸血鬼伤人次数的越发频繁。

 

“在一位匿名研究者的记载中,有过吸血鬼停止饮血长达三个月的例子,但仅为个例并且供研究的吸血鬼很快被猎杀,故详细情形不可考。”

 

“同时,这位匿名研究者似乎还记载了吸血鬼重新变回人类的情形,但手稿散佚,此实为憾事,万望有后来者能以此为目标加以研究,以拯救苍生。”

 

我放下手里这本厚重的文献,却听见图书馆外阿列克谢大人的呼唤,“笛捷尔,你过来一下。”我急忙把书放回书架,向门口走去。

 

“大人,有什么事?”我恭敬地行礼,没有去看阿列克谢大人蓝色的眼睛里全是疼爱的神情。

 

阿列克谢大人的口气同时混合着爱意和尴尬,“笛捷尔,你不必如此拘礼,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改口喊父亲大人了,不然我妻在天之灵该如何安息。”

 

我笑着抬头,并不想接他的话头,“您才是,有什么事情差仆人来喊我就是了,不用特地到图书馆来找我。”

 

阿列克谢大人顺势调转了话题,“喔,差点忘了正经事,卡路迪亚说要去看一下现场……所以,你也一起跟着去看一下吧。”

 

“是。”行了个礼,我下楼去寻找卡路迪亚。

 

 

Chapter 3

 

谢天谢地,卡路迪亚表现得比他看上去有专业素养得多。在半天的时间里,他一个人就完成了一整支搜查队花了一天完成的工作。

 

“笛捷尔少爷,”埋首于工作的卡路迪亚突然出声,惊了我一跳,“不得不说,您的父亲大人给我找了份好差事。”

 

我一时不知如何接口,“你是什么意思?”

 

卡路迪亚抬头冲我笑了笑——又来了,这家伙就不能停止笑得像一个小男孩一样吗——“我是说,这次的吸血鬼可是个专业人士。”

 

我看着他,仔细揣摩他话里可能藏着的意思,同时忍不住讽刺他一句,“您是想说他比您专业?”

 

卡路迪亚干脆哈哈大笑,“才没有,只是下一次我一定能抓住他!”他起身,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语气好像他已经抓住那个吸血鬼一样。

 

我冷哼一声,“请容我提醒您一句,我们这里的吸血鬼自从出现以来,每次出手的时间间隔很长,地点也没有共同点,抓住他并不像您想象的那么容易。”

 

“我知道,”卡路迪亚依然自信满满,“但这只会让我更有干劲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一定要好好的秀一场!”他语气里的有些东西突然让我觉得有些不适意,尽管他的话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我还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现场。

 

 

 

 

 

“所以,我还看了以前的记录,发现几个受害者都有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有前科并且多多少少都没有改邪归正;而这只吸血鬼看来很擅长压抑自己本能,每次出手都间隔了一个月甚至一个月以上——虽然距离文献记载的三个月的极限时间仍然有距离,但是对于这样一个种族来说真是难能可贵。”

 

“而更可贵的是,他每次作案都几乎没有留下个人痕迹——在被饮血的欲望驱使之下仍然能保持清晰的头脑即使是我也很少遇到过;好吧,是遇到过那么两三次,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所以我一定会帮您把这只吸血鬼捉拿归案的,大人。”卡路迪亚的声音即使是在书房之外都能让我听到;而他大约是受到了阿列克谢大人的极高赞誉以至于在推门出来的时候仍然是春风满面。

 

“呀,这不是笛捷尔少爷吗,”卡路迪亚惊讶的挑眉,立刻行了个礼,随即促狭地对我说,“在门外偷听大人们的谈话可不是好少爷该做的事情。”

 

再有教养的人恐怕也无法无视这种挑衅,而我自认也未与卡路迪亚熟稔到可以随意玩笑的地步,“您足下是阿列克谢大人的地产,所以请您说话放尊重点,况且我知道您的年龄,按出生月份来说,我应该比您年长。”

 

卡路迪亚耸了耸肩,“是是是,少爷,小的知错了。”虽然他看起来完全不像说的那样,而是又挂上了那个让他显得比他实际年龄更小的笑容。

 

而当我忍不住扶住额头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跟卡路迪亚相处的时候,这个动作会越发频繁的出现。

 

 

Chapter 4

 

吸血鬼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并未出现,但巡逻工作并不能因此松懈,因而,除开在夜间的巡逻之外,卡路迪亚并不常出现在众人面前——白天并不是吸血鬼的主场,所以白天是吸血鬼猎人补眠的时刻。

 

只有到了傍晚太阳快落山时,卡路迪亚才会从卧房里出来准备工作——时刻表与众人不一致这件事并不会给当事人带来任何便利,但显然这位当事人并不在意。所以当他在太阳还未完全落山时闲逛到图书馆里来的时候反而是我吃了一惊。

 

“哟,笛捷尔少爷。”卡路迪亚随手行了个礼,依然笑得见牙不见眼。我仅仅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继续埋首于眼前摊开的书卷,却不想卡路迪亚的发梢突然占据了视线。我愠怒的抬头,却看见卡路迪亚极其认真地研究着眼前这本用古字写就的书。

 

“歌唱吧,女神!歌唱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愤怒——(*)”他就这样轻轻地把这句话翻成了现下通行的语言,我光沉浸在诧异里忘了把视线从他的侧脸上挪开。

 

卡路迪亚对我的无礼完全不以为意,而是转过头对我表示赞赏,“笛捷尔少爷,看不出来你竟然看得懂这个。”

 

我猛然回过神,努力压抑住内心莫名其妙的欣喜不让它流露在脸上,“你才是让我惊讶的那一个,我以为这座宅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看得懂。”

 

“唔,”卡路迪亚抚过书页,若有所思地下结论,“所以我这是找到了让笛捷尔少爷高兴的窍门么。”

 

“我一直很高兴,谢谢你的关心,卡路迪亚先生。”我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表情,所以只是继续做出淡定的姿态盯着书页,虽然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幸而,卡路迪亚放过了我不再拿我打趣,看着他正欲离去却不断贪恋地注视着书架的样子,我不自觉开了口,“卡路迪亚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看书的话,随时可以来这里借阅。”

 

卡路迪亚看上去像是亲手杀死了世界上所有的吸血鬼,整张脸都亮了起来——这甚至让他学会了礼仪,“您真是太慷慨了,笛捷尔少爷,多谢。”

 

而他随后的那句话彻底打碎了我对于他懂礼貌的幻想,“还有,别再叫我先生了,这样会显得我很老欸。”

 

也不知道是谁上次在我面前装老成的。我气愤的想,但是看着卡路迪亚抱着书离开的背影,我大概是笑了吧。

 

 ==================


(*)《伊利亚特》开篇的第一句话。桌上随手拿了本书就抄下来了OTZ。


评论
热度 ( 7 )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