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给自足自留地TUT

囤积各种原作下的各种旧文=w= 偶尔会放点新的上来

#警告#入此地者需放弃一切节操并准备好迎接当头狗血的雨披

通常披的皮:阿深 有时候是Abyss(。

总之请随意❤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尾声

尾声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卡路迪亚瞪大了双眼像是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整个人生一样,但我还来不及嘲笑他难得的反应迟缓,却看见在他的背后,不知何时醒转过来的尤尼提正高举着剑向他劈去。

 

我连忙把卡路迪亚拉到身后,但尤尼提的剑来势太快太猛,卡路迪亚一声闷哼,剑锋还是在他背上留下了浅浅的一道伤痕。

 

尤尼提气喘吁吁地举着剑,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双手止不住地颤抖,“我不知道你们前面说了什么,但是卡路迪亚,如果你识趣的话,就快点给我让开,让我杀了这只吸血鬼。”

 

卡路迪亚站在我身后“嗤”了一声,“小少爷,如果您对于吸血鬼的科普知识了解不够的话,我不介意现场为您教学——除非吸血鬼正在饮血,不然您是伤害不了他分毫的。”

 

尤尼提举着剑冷笑了一声,“我知道,所以你必须让开,让他去饮那个瑟尔曼的血,然后让我杀了他,这样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任何一个头脑尚且理智的人恐怕都无法理解尤尼提此时此刻的脑回路——大概他很早以前就疯了——正当卡路迪亚准备嘲讽尤尼提时,我制止了他。

 

“卡路迪亚,”我的声音是异样的平静,卡路迪亚大约是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想要靠近我,但我拦住了他,“别动,卡路迪亚……”

 

我转过身,看着卡路迪亚,像是要把他的样子牢牢得记录在脑海中一样,毕竟这大概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能有机会这样看着他了,我颤抖着闭上眼睛,双手握紧,深呼吸,试图平稳住自己,“卡路迪亚,你快跑,跑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我想,我可能就要发狂了。”

 

我最后看见的是卡路迪亚震惊又痛苦的神情,我能感受到口腔里的犬齿急剧地伸长,急切地催促着我夺走随便什么人类的生命,而随后,我的世界变得支离破碎。

 

我不再是人类或是尚能保持理智的吸血鬼了。

 

我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野兽。

 

 

 

 

 

 

我以为我此生,甚至死后都无法再见到卡路迪亚——无论作为伪装的人类,或是货真价实的吸血鬼,我都作孽太多,一定会被打落地狱;而卡路迪亚那样的人,理应去往天堂。

 

 

 

 

 

 

可惜我的直觉一直屡屡出错,哪怕是这次也一样。

 

 

 

 

 

 

而就像我以为我再次睁开双眼,我会发现自己处于地狱喷火的入口一样;我的直觉真是错得离谱。

 

我并不惧怕死后的地狱;我更怕的是,当我醒来,我依然还停留在人间的这个伐木小屋。

 

我还在这里。我真的还在这里。

 

尤尼提倒在不远处,生死不明。

 

而我正跨坐在仰面躺在地上的卡路迪亚身上。

 

我们两个,都像是从血池地狱里刚刚爬上来一样。

 

日出的阳光从天窗里落下,笼罩在我和卡路迪亚身上;过去的梦境和当下的现实第一次真正的重合:阳光照耀在卡路迪亚沾满鲜血的脸上,他微笑着呼唤着我的名字,“笛捷尔……”声音轻得几乎无法听得见。

 

这几乎把我的心脏撕扯成两半,就像我对他的喉咙做的事情一样。

 

“卡路迪亚!!你他妈的以为你在做什么!!!!!”我感受到温热的泪水不断的从脸上滑落,我手忙脚乱的撕下身上可以撕下的布料,试图堵住卡路迪亚脖子上那个依然在汨汨往外奔流着鲜血的伤口,“我不是叫你逃走了吗!!!你为什么不走!!!!你这个混蛋!!!!你明明可以活下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嘘……”卡路迪亚在竖起食指,示意我不要说话,而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几乎可以看见他的生命正随着血液的流淌而耗尽,“……笛捷尔,我现在才明白我母亲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早已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继续用力按住他脖子上显然无法被堵住的伤口,用自己的整个身心祈祷上帝能够再给卡路迪亚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当时一定也是像我现在这样这么满足,因为她终于完成了我父亲最大的愿望,给予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卡路迪亚依然凝视着我,像是在凝视着他仅剩的一切一样。

 

“而且你和我不一样,”卡路迪亚的声音越来越轻,呼吸也越发微弱,可是他就是不愿意闭嘴,而我甚至无法阻止他,“我本来就是个没有未来的人,死亡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你不同。当你变回普通人,你有健康的身体,体面的身份,你甚至可以去夺回原本应当属于你的一切,然后过完一个享受世界上所有荣华和幸福的人生……”

 

“你会有你的妻子,儿女、孙子孙女——你会一边统治着布鲁格勒一边看着你的血脉健康快乐的生活在这里,看着他们学说第一句话,走第一步路,最后继承你的衣钵,成为这里的统治者……”

 

“而当你完整的经历过这一切之后,我会在天堂里等你——到时候你可以慢慢告诉我,你这一生,究竟过得有多快乐……”

 

我实在无法忍受他现在说的话,更何况这些话一句更胜过一句的蠢,而我的双手正忙着为他止血,所以我只能用嘴堵住他正在不断废话的嘴。

 

而这个本来用来堵住他的吻很快变质,变成了更为深沉、更有掠夺性、更加歇斯底里的一种存在——以至于最后分开的时候,卡路迪亚脸上最后残存的一丝血色也几乎要耗尽了。

 

我的脸上一定混合着自己的泪水和卡路迪亚的鲜血,就像此刻的卡路迪亚一样。但我完全不在乎,我盯着卡路迪亚,觉得有些事情,一定要在现在说清楚,“卡路迪亚,你说的这些都没有错。我会活下去,然后杀了尤尼提、杀了阿列克谢,抢回我原本应该拥有的一切,然后过一段正常的人生再去死——”卡路迪亚看着我这样说,神色安详的似乎马上就可以去见上帝。

 

“但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请你告诉我,无比聪明睿智的吸血鬼猎人卡路迪亚先生,”我瞪着卡路迪亚,用我最恶狠狠的语气,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问他:“如果我今天活着走出去,去过完这样的一生,但这样漫长的一生里没有你的话,那、对、我、来、说、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在用我所有的气力在吼叫,平息了许久的泪水也再次疯狂的砸在卡路迪亚的脸上。

 

太阳完全的升了起来,窗外白雪的反光几乎让我睁不开眼睛。我下意识地遮住双眼,等到完全适应这样明亮的光线之后,我发现,卡路迪亚脖子上的伤口不再流血了。

 

他的血,已经流尽了。

 

卡路迪亚亮蓝色的眼睛在日光之下几乎变成透明,阳光在他的脸上镀上一层亮色,像是天堂的大门正在他的面前打开。他注视着我,喃喃的说,“所以你也选择了和我父亲一样的道路……没关系,我理解……”

 

“……那我们在天堂再见……”我几乎听不见他最后的道别。

 

卡路迪亚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就像是沉睡过去一样。

 

我紧紧握住他变得冰凉的右手,泪水滑落,我却抑制不住自己脸上不自觉扬起的笑,“好,再见,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下一秒,冰凉的剑身没入了我的胸膛。

 

我没有听到卡路迪亚的回答。


评论
热度 ( 8 )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