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给自足自留地TUT

囤积各种原作下的各种旧文=w= 偶尔会放点新的上来

#警告#入此地者需放弃一切节操并准备好迎接当头狗血的雨披

通常披的皮:阿深 有时候是Abyss(。

总之请随意❤

What If I Die Young/进击的巨人.团兵.0-3

一点说明:

*现代Paro 科研组梗 因为理科学艺不精 有技术性BUG请忽略TUT

*标题翻译其实是:如果我死得早(弥天大雾!)

*上班摸鱼作,预计会长?

*我知道我还有一个坑TAT 求别说

*目前是欢乐向<—目前



0

 

对于还未起床的埃尔温·史密斯而言,今天只是另一个无限平凡的工作日清晨。

 

闹钟在他醒来并且研究了两分钟自家卧室的天花板纹样之后响起。眨了眨眼,他主动结束了这少有的主动放空时间,起身去浴室洗漱。

 

与此同时,在前一天夜里就预约准备好的咖啡机和面包机同时发出工作时特有的轻柔“嗡嗡”声,在浴室里传来模糊水声的同时,食物的香味就这样在不大的厨房空间里漾开。

 

咖啡和面包新鲜出炉恰好踩准了埃尔温从浴室里出来的点。睡觉时穿着的衣物已经投入洗衣机静候清洗,因此埃尔温除了贴身的棉质底裤之外什么都没有穿——但这无伤大雅,考虑到埃尔温目前仍然独自居住这一点的话——他喝了口咖啡,仰起头的的角度和喉部的吞咽动作恰好让一滴未干的水顺势从脖颈间滑落,并径直自肌肉起伏的胸膛到小腹画出一道银亮的水渍,并最终被棉质衣物的边缘截断。

 

随后,他漫不经心地在烤好的吐司上抹好黄油,夹了几片火腿和生菜——鉴于这可能是他吃的最后一顿“正常”饭食,他的态度似乎随性过了头——而之后,洗手、换上准备好的干净衬衫、打好领带,最后拿起早餐出门。

 

临出门前,他撕下了昨天的日历——X月X日——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今天是他的生日。

 

“36岁了啊大叔,”坐上自己爱车的驾驶座,埃尔温在后视镜里瞥了一眼——镜子里的那张脸跟昨日并无半分区别。

 

之后,他发动汽车,并不知道自己正在驶向一个36年来所遇到过的最大未知。

 

 

1

 

“亲爱的boss,这条领带真衬你的眼睛!”刚一进入研究所的大楼,埃尔温就和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的女同事撞了个正着。

 

若不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就对此人知根知底的话,说不定埃尔温会把这当成普通的问候——好吧,并不普通——“别这么叫我,韩吉,鉴于这个研究所隶属于扎克雷的名下,那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才是你的boss。”他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脱下外套,韩吉则殷勤地在身后帮忙。

 

只是这种同事之间其乐融融的和睦景象在埃尔温这里看来并不如表面上这么美好,这通常是韩吉又在他背后捅了什么娄子的信号。但埃尔温仍然是不动声色地接受着韩吉全心全意的服务,顺从地让韩吉帮忙脱下自己的西装。

 

“说吧,又闯什么祸了?”看着韩吉在面前笑得心虚,埃尔温暗暗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好心帮她解了围。而韩吉立刻像是得了特赦,脸兴奋得发亮,当即宣布她下一个实验项目的经费已经到账了。

 

“只是?”埃尔温挑眉,等着必然会出现的转折。

 

“只是——我现在缺人手啊埃尔温你能不能帮我去收集下实验数据?”韩吉一口气把要求提出,似是不给埃尔温拒绝的余地。

 

而看着埃尔温不为所动,韩吉的眼睛几乎快要渗出带有少量无机盐和蛋白体的液态水(埃尔温拒绝称之为泪水),表情真挚得就像三流肥皂剧里的失恋女主角,“埃尔温,索尼和比恩还等着妈咪照顾,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为了采集数据就对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顾呢?还是说你就忍心看着这两个可怜招人爱的孩子活活饿死?”

 

“……”埃尔温绝望的发现即使是在这么多年之后,自己还是很难正面拒绝韩吉为数不多的请求——尽管这些为数不多的请求多多少少都在自己的人生里留下了烙印——但如果只是采集数据的话,让韩吉欠自己不大不小的一次也未尝不可,再说他手头的项目仍然时间充裕,而韩吉也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类型,所以他最终表示了谨慎的同意。

 

而随后他就被韩吉半推半搡地去换了防护服,在换衣服的间隙,他听着韩吉絮絮叨叨的关照诸如“埃尔温我知道你肯定是盘算着下次怎么算计我,看在索尼和比恩的份上这次随便你开价”、“观测时间一小时,每十五分钟采集数据一次”或是“据说利威尔今天就能来上班了,前两天他真是病的够呛,连扎克雷都看不下去了”之类的话。

 

换好衣服后,埃尔温准备穿越隔离门,韩吉的大嗓门则在她的人影消失之后远远传来,“啊对了,今天好像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啊永远年轻英俊可惜发际线堪忧的埃尔温·史密斯先生~”

 

埃尔温摇了摇头,抬头看了一眼电子钟,红色的数字恰好跳动成了8。

 

 

2

 

“利威尔!你可终于来了!怎么样,身体好点了没?”韩吉套着橡胶手套的手上仍然沾着几滴不祥的蓝色液体,但她仍毫不在意的冲向请假两天终于痊愈归来的利威尔,试图给他一个没有双手参与的拥抱。

 

可惜后者并不想领这个情,在两人胸口几乎要撞到一起时,利威尔充分发挥身高优势,轻松从韩吉高举的手臂下钻过——动作不雅,但效率奇高。

 

韩吉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一次一个持续数月的实验砸锅的悲剧,然而熟知她本性的利威尔只是冷冷的抱臂围观,“托福,只是感冒而已,不过这倒是让我更加坚定了偶蹄目动物①不会生病的看法。”

 

“啧,经验主义。”她学着利威尔惯用的口吻回敬,虽然简短的表演课一直是韩吉热爱并准备为之奉献一生的闲暇活动,但她当然懂得拿捏分寸,迅速恢复常态,“等这次的实验结果出来之后,这句话就可以彻底拿去喂索尼和比恩……”

 

利威尔自鼻腔里哼了一声。

 

“……别这样利威尔,想想看,这种射线如果使用得当,就可以逆转细胞的衰老死亡过程——有朝一日能够运用到人体的话,人类几乎就能征服死亡了!”韩吉越说越显得眉飞色舞。

 

“真是能说啊,”利威尔拿过韩吉面前的实验档案开始翻阅,“你就是这么拿几十年甚至几世纪之后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诓那些有钱人的么?”

 

“才不,我讨厌有钱人,”韩吉翻了翻眼睛,“是埃尔温去的,这方面他一直比我擅长——事实上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他的话这里会变成什么鬼样……所以等他手上的数据收集完,就能把结果交上去交差了。”

 

“他的数据?”先前还在仔细翻阅实验档案的利威尔敏锐地捕捉到了异常,他“啪”的一声合上档案,眯起眼瞪着韩吉,“这不是你的项目吗?!”

 

韩吉惊觉自己的失言,“咳,”她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我这不是让他帮个小忙嘛……”

 

“所以你就趁我不在占埃尔温便宜?”利威尔扬起了下颌——这通常是他不爽的信号,韩吉当下觉得不妙,连忙做出投降的姿态,“别别别,利威尔,我真没占他便宜——再说敢占他便宜的哪个最后不是死得很惨?只是请他帮个小忙,这个点他也应该搞定了;事实上要不是你不在我也不会去打他的主意……你也知道,我手下的小朋友们都……嗯……不太合作。”

 

利威尔丢给韩吉一个“亏你也知道”的眼神,“就算你找我我也不会帮你的,”他冷酷地下了对韩吉的结语,韩吉配合的捂住心口,“不过还是预祝实验成功,我先去找埃尔温了。”说着,他起身提着一个小盒子准备离去。

 

韩吉对他挥了挥手,“谢谢你的好意,利威尔,虽然你总是爱埃尔温更胜过我——可怜的韩吉,只有她的孩子们;你还是快点去找那位在你梦中萦绕了一整个铀-238半衰期②的男神吧,放过我就好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利威尔头也不回的比了个“F*CK YOU”的手势。



3


埃尔温听到敲打玻璃的声音时,他正在处理最后一批数据。仪器里放射性物质发出的可见光在涂层面罩上镀上一层暖色的光环——不知为何,光是站在隔离门的另一端看着这一幕,就让利威尔突然生出了久违之感,虽然技术上说,他跟埃尔温也就两个工作日没有碰面。

 

“萦绕了整个铀-238半衰期……”韩吉不合时宜在脑中响起的话音被利威尔果断掐灭,他举了举手里的小盒子,里面是他早上颇排了会儿队才买到的起司蛋糕,“生日快乐。”他隔着玻璃门对埃尔温做着口型——拜托,隔着玻璃门大喊这种事整个研究室只有韩吉才做得出来,而他也没厚脸皮到直接动用那个可以把埃尔温耳朵震聋的对讲机。

 

埃尔温似乎被利威尔难得笨拙的样子逗笑了,他放下记录完毕的数据,埃尔温也学着利威尔的样子使用起了唇语,“谢谢,身体好了?”

 

利威尔干脆的比了个”OK”的手势,“你呢?又在帮韩吉擦屁股?”

 

埃尔温耸了耸肩,“不是,”他笑着说,“帮个小忙而已,再说上一次韩吉也帮了我很多。”

 

“幸亏如此。”利威尔不自觉地看着埃尔温这么回答,就算是隔着两层玻璃,他都觉得自己正在被埃尔温周身散发的愉快气场所影响,这让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嘴角上扬的趋势——说真的,这真是蠢毙了——利威尔试图移开视线,但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事情可以做,因为埃尔温也正在注视着他。

 

就像是两条看对了眼的腹足纲③生物一样。

 

大约几个世纪之后,利威尔张了张嘴,试图挽救一下自己快要降到单细胞水平的理智。这让他看起来像是被韩吉“疼爱”过度的实验鱼——但他正准备说的话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掐死在喉间。

 

悬挂在埃尔温和利威尔头顶的照明设备发出一声爆鸣后熄灭,利威尔下意识地护住头部,却听到从实验室内部传来报警器的尖啸。

 

他抬头,看见埃尔温面前的实验桌上,警报灯正在疯狂的飞旋。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利威尔用力拍下对讲装置,却看见埃尔温仍然站在原地,面罩的角度让利威尔看不清他的表情,利威尔觉得自己的心正在飞速下沉,尽管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埃尔温你收集完数据就快给我滚出来啊!”

 

然而,埃尔温拉动了实验桌边平日甚少使用到的闸门,随着铰链转动的沉重声响,隔离门外层设置的铅制墙开始徐徐下降。

 

与此同时,走廊里匆匆的脚步声和韩吉的声音同时响起,后者是利威尔从未听到过的惊惶,“利威尔,快让埃尔温离开实验室!!刚才研究所的主电源发生了短路,放实验物质的仪器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电……”

 

而她的话在看见已经完全闭合的铅制墙和失魂落魄的利威尔之后消失在因为震惊而半开的嘴里,“这……”

 

“利威尔,蛋糕可能一时半会吃不到了,抱歉。”墙上的对讲装置里传来了埃尔温经过电子设备而失真的声音,“沙沙”的噪音几乎盖过他冷静又带有安抚性质的话。

 

而他接下来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让这种安抚效果持续上半个纳秒。

 

“我需要你把韩吉叫来,这里的放射性物质泄漏了。”





-TBC-



还是放个小注释:

①偶蹄目动物:咳 猪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定义请走维基http://zh.wikipedia.org/zh-cn/偶蹄目

②铀-238的半衰期:大约44.7亿年 这么表述可能不够直观 那么来个参照物 地球的年龄:大约45.4亿年 (真是一往情深((被削后颈

③腹足纲生物:其实我是想说蛞蝓来着 有兴趣可以去搜下蛞蝓交配的视频(喂)




啦啦啦请叫我挖坑不填小天使~

反正这两天就看心情决定填哪个坑啦噗噗噗 其实还是这一篇写的更加愉快 大脑主动选择了这个坑怎么办/口\ 我都有弃了上一个的心了<—好吧我是开玩笑的_(:з」∠)_

顺便说下 脑洞的开始在于第0章...我就是想花痴下团长没别的╮(╯▽╰)╭ 36岁什么的也是一个脑残粉的私心 团长永远年轻英俊哦也~\(≧▽≦)/~




评论 ( 6 )
热度 ( 8 )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