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给自足自留地TUT

囤积各种原作下的各种旧文=w= 偶尔会放点新的上来

#警告#入此地者需放弃一切节操并准备好迎接当头狗血的雨披

通常披的皮:阿深 有时候是Abyss(。

总之请随意❤

Sepulcher/Saint Seiya.米妙

Milo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真的会来到西伯利亚,尽管自己的好友是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一段时光。

虽然严格说来事实并不尽然,但出于某种理由,Milo还是来到了这里。由于厚实的穿着一时之间难以习惯,歪歪斜斜从雪橇上下来之后,一个重心不稳Milo几乎就要这样摔倒在西伯利亚的坚硬冻土之上。


噢,快忘了Milo其实是最高阶的黄金圣斗士所以拥有常人远不能及的反射神经这件事。在自数万年前就亘古不变的冰川和严寒之前,也许任何人类或是圣斗士都只能低头臣服——一个小小的下马威就是西伯利亚迎接远来客人的方式,即便现在还只是相对温和的夏季。


“真他妈的冷……”Milo目送着远去的...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尾声的尾声

尾声的尾声


一切停当,日光正好,所处之地是一片圣洁的白色。


耳边是门扉陆续打开的声响,远处隐约传来牧羊人手杖上的铃声(*)。


我转过身,却看见卡路迪亚正逆光站在不远处。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他身上充斥着的、满满的活力和暖意,明亮的光线笼罩在他的身上让他好似神赐——就像我第一次见他时那样。


他对着我伸出右手,话语里的温柔笑意几乎要让人流泪,“那么,是时候该出发了,笛捷尔少爷。”


“等你这句话很久了。”我笑着半真半假的抱怨,握住他恭候多时的手,就像握住了命运之匙。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尾声

尾声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卡路迪亚瞪大了双眼像是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整个人生一样,但我还来不及嘲笑他难得的反应迟缓,却看见在他的背后,不知何时醒转过来的尤尼提正高举着剑向他劈去。


我连忙把卡路迪亚拉到身后,但尤尼提的剑来势太快太猛,卡路迪亚一声闷哼,剑锋还是在他背上留下了浅浅的一道伤痕。


尤尼提气喘吁吁地举着剑,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双手止不住地颤抖,“我不知道你们前面说了什么,但是卡路迪亚,如果你识趣的话,就快点给我让开,让我杀了这只吸血鬼。”


卡路迪亚站在我身后“嗤”了一声,“小少爷,如果您对于吸血鬼的科普知识了解不够的话,...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Chapter 9-13

Chapter 9


令人身心俱疲的舞会终于结束,在送走最后一个心满意足离去的宾客之后,我站在原地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事实上,多出来两日的舞会和晚宴细节都被阿列克谢大人全权授予我和尤尼提来操办。因为期间偶然捡到昏迷不醒的卡路迪亚并且帮他处理了他未完成的工作而“消失”了一段时间,尤尼提因此责怪我处事不周,自然而然地把他手上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我。


但他不知道这反而对我是一种解脱。至少在短时间内,府内繁忙的事务足以保证我不用再见到卡路迪亚。


即使是不巧真的在走廊里遇见基本恢复良好的他,步履匆匆的我也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而后者也足...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Chapter 5-8

Chapter 5


布鲁格勒的春天来的迟,去的却很快;这几周,已经有过几次落雪,气温也渐渐降了下去。


吸血鬼仍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卡路迪亚还是不得不住着,虽然对于宅子内外的普通人来说,这并不构成什么困扰。“卡路迪亚大人来了就是好,这下吸血鬼都不敢出来作乱了。”我已经在街上或是宅子里仆人的窃窃私语里听到了无数次类似的话。


希望吸血鬼是真的不会出来了。我看着面前埋首于书页的卡路迪亚,内心不自觉地复杂起来。


卡路迪亚几乎每天都会来图书馆待上一小会儿,顺便和我东拉西扯几句。虽然我并不是健谈的类型,但这种话题天南地北的聊天却并不...

真爱如血Blood-shed Love.Chapter 1-4

Chapter 1


当我第一次看见卡路迪亚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卡路迪亚。


那是布鲁格勒漫长冬季之后的一个春日清晨。我见到他的时候,卡路迪亚刚刚从马车上一跃而下,黑色的马靴在被冻得硬邦邦的路面上撞击出一声脆响的同时,他看着我的方向,尽管只是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但配合上他一头被风吹乱的卷发,这样的形象还是让我不得不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是不是会有新的男仆前来报道。


不、这并不是某种隐晦的讽刺,只是,只是——他太年轻了。看上去也只不过和我差不多的年龄。卡路迪亚就那样笑着站在被称为神的恩赐的初春阳光下,本身就像一个神的恩赐一样浑身上下涌动着...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