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给自足自留地TUT

囤积各种原作下的各种旧文=w= 偶尔会放点新的上来

#警告#入此地者需放弃一切节操并准备好迎接当头狗血的雨披

通常披的皮:阿深 有时候是Abyss(。

总之请随意❤

悖德/进击的巨人.团兵无差

哟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肉身翻墙之后很久没写文,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似乎还是早年大和谐了删除没放上来的旧(rou)文

随便读了读,真是感觉恍如隔世(茶

2013-2014写文写的很开心,有人喜欢推荐甚至评论更是开心,总之希望今年也有机会多多努力吧=w=

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总之先发了再说嘻嘻嘻

==============


当利威尔自梦中惊醒,恰好是月亮在夜晚升到最高处的时候。


这是一个典型的、无法睡得安稳的初夏夜。


听觉先于意识醒来,包围着调查兵团驻所的密林里清冽的虫鸣和夜行动物踩踏过草地的足音清晰可闻,甚至是夜露从叶片尖端滴落的声声...

Dance in the dark/进击的巨人.团兵

旧稿旧稿旧稿

大腿肉搁久了我都不忍gao心xing再狗尾续……狗皮(x)

大概是刚刚萌上团兵那会儿的练笔,无悔的选择什么的貌似连个风声都没有,所以还是老掉牙初遇梗啦

以及对不起 我就是特别喜欢看/写两个男人跳探戈【x

=======


埃尔温至今都不知道自己与利威尔第一次共舞时所跳舞步的名字,但这不妨碍那时的场景就如同昨日刚刚发生一样鲜活——


那还是古老的王城走过她的第一百零四个年头时候的事。庆典伊始,世纪末的钟声与王城上空的焰火一起发出遥远模糊的声响,印有独角兽、蔷薇和自由之翼的三面旗帜在高耸入云的塔楼上展开,此起彼伏的掌声和欢呼声一如从前任何一位王登...

Poker Night/进击的巨人.团兵.R

*本文收录于团兵图文合志《LEBEN FÜR ÜBERLEBEN》( @向死而生 )

*较旧版稍微修改了点错字语法不要期望开灯

*算是520顶风作案(不


利威尔并不真的清楚事情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但当他对此有所反应的时候,不久之前依然充斥着谈笑声和时不时的碰杯声的公共休息室已经变成了眼前这样。


室内此刻一片静默,面前不大的方形木桌上除开散乱的纸牌,几个东倒西歪的空酒瓶和那三堆胡乱趴伏在桌上勉强还能看出人形的“东西”几乎相映成趣,要不是这种情形在某种程度上切实的勾起了利威尔的洁癖的话。


于是他盘着双手,...

His Last Words/进击的巨人.团兵

*本文收录于团兵图文合志《LEBEN FÜR ÜBERLEBEN》( @向死而生 )

*感谢所有人

*520是个好日子√


以下正文:


00

这是一个关于结局的故事。


01

说真的,利威尔并不是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

左腿以下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右臂与肩膀的结合处正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更不要说他正被一头15米级的巨人捏在手里这一事实。

意识已经脱离了身体,此刻,利威尔似乎处在一个视角高过头顶的位置——他能够清楚地看见正下方巨人张开的大嘴,还有正中间那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他正站在死亡的边缘,但他却...

新年快乐/进击的巨人.团兵.干部组

写在前面:

*起因是看了56话的更新,然后从硬盘深处把这篇当初写了一大半最终还是没写完的东西拖出来并且涂完了

*因为本来的结局不是这个,所以大概中间会觉得有些生硬;而且前半部分是去年年末写的,依稀记得当初是想玩一把不擅长的写法,所以ryyy

*基于以上两点,这篇本质上还是练笔向,并且最近被别家的作品虐得生无可恋,所以请让我当一阵宁愿相信巨人会有好结局的傻瓜

*以及这篇是韩吉主<<实在喜欢她,基本上也是写这篇的原因


以下正文:


当韩吉赶到王城中央最大的礼堂时,新年舞会的烛火刚刚点亮。

虽然她完全清楚,即便是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迟到,自己也不可能被任何人责备,但作为调...

Erwin the Smith/进击的巨人.团兵.完

Erwin the Smith①


等到监视利威尔绕场跑的训练官终于离开之后,利威尔正在完成“跑圈跑到死”的最后一步——字面意义上的。


就算是同级生里少有的体力拔萃者,在经历了一上午的常规项目和下午直到傍晚的非常规惩罚之后,最终,利威尔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躺倒在和自己培养了四五个小时感情的松软砂土地上。


而后,在同样体力不支的洁癖有气力追上来之前,利威尔眼睁睁地看着正逐渐下沉的红日给自己披上了一层薄被——随着胸膛的剧烈起伏逐渐平息,他几乎就要这么昏睡过去,但那根永远不会松动的弦最终驱使着利威尔业已出窍的魂魄归位,以剩余的机能所能允许的...

What If I Die Young/进击的巨人.团兵.5

5


“怎么样?”当佩特拉从隔离室里出来的时候,韩吉放下快要被自己咬秃的指甲,匆匆迎了上去,“埃尔温他……?”


”目前已经稳定下来了……但……“面容姣好的女子看上去想要寻找一个相对委婉的表达方法,但她同时也清楚,同为科研工作者并且资历较她更老的韩吉其实早就清楚在埃尔温身上发生了什么。


在抢修仪器完毕,从实验室里出来转入研究所下设的医院检查的数小时间,尽管身着防护服,但埃尔温仍然经历了每一个近距离接触放射性物质的人所能经历的一切。


高烧、呕吐、失去意识、白细胞数量下降——但这并非主要的问题,鉴于如今医学昌明,而...

What If I Die Young/进击的巨人.团兵.4

4


在利威尔30年来的人生体验中,他很少有经历这样的感受。


心跳加速、呼吸频率变快、手心大量出汗——这让他感到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随即他意识到这是紧张情绪带来的生理反馈——而这种负面情绪在狭小的监控室里持续发酵,无形的压力像是菌丝体一样把他、韩吉还有闻讯赶来的扎克雷层层包裹在一起,而远比他愿意承认的更甚,无力感几乎让他无法站稳。


就算是在濒临被退学的边缘,他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


这当然是因为关乎到埃尔温——他看着电子屏上埃尔温的身影,身边的韩吉正抓着麦克风急切地说着什么,手指攀附在话筒上的样子就像菟丝子,“埃尔温...

1 / 2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